贵州教育网-贵州教育新闻
贵州教育网-贵州教育新闻
贵州教育网(hzjgdj.com)是贵州教育领域新闻发声的窗口,采集发布最新贵州省中小学和大学教育新闻,贵州教育新政策法规和教育教学资源等!
菜单导航
贵州教育网 > 教师教学 > 正文

一名思政课教师的“独立”人生

作者: 贵州教育网 更新时间: 2020年03月29日 21:59:48 游览量: 149

简述:

“安得桃李遍天下,一路芬芳自成蹊!”多年以前,肖建生在自己的博文中写下这极富诗意的句子,立志做一名守望

  ——肖建生28载讲台践初心

  央广网遂川9月9日消息(记者邓玉玲 通讯员肖平、杨乐勇、李书哲)“安得桃李遍天下,一路芬芳自成蹊!”多年以前,肖建生在自己的博文中写下这极富诗意的句子,立志做一名守望乡村的“教书匠”。

  1997年,肖建生因课堂教学优异,被吸收为预备党员。同年,一场意外车祸导致左腿高位截肢,他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伤痛,以病残之躯坚守三尺讲台,倾心帮助学生。先后获得教育部“全国模范教师”、“全国中小学优秀德育课教师”,“全国最美家庭”等各级荣誉59项。2019年3月18日,作为江西省唯一中学教师代表,受邀参加在京召开的全国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,得到总书记亲切接见。

  从教28年以来,他始终践行着这份党员教师的初心,守着这份辛劳,这份清贫,无怨无悔,以“独立”的姿态,书写着生命的丰盈与精彩!

  截肢不截党员意志

  1991年,大学毕业的肖建生拒绝家里安排,自愿到条件艰苦的遂川县巾石中学任教。

  学校缺教师宿舍,他在村民家一住几年;房间白天是教室,晚上课桌一拼变学生寝室。这丝毫没有影响肖建生积极进取、谦虚好学,他很快成长为教学骨干并被吸收为预备党员。

  1997年,正当肖建生风华正茂、奉献韶华时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左腿高位截肢。在病床上醒来的他看着空空如也的裤管,瞬间坠入了深渊。

  悲愤!迷茫!挣扎!

  难以想象的痛苦还在伤愈出院后。残肢太短,不得已安上假肢,但走路十分吃力,稍不留心就会摔跤,常摔得头破血流、满身尘土,残肢与假肢结合处也被磨得血肉模糊;最糟糕的还是截肢综合症——抽筋,一发作起来痛得昏天黑地,彻夜难眠……

  “我是一名党员,身体残缺了,但意志绝不能衰退!”肖建生婉拒了学校安排任图书专职管理员的“照顾”。思索良久后,他下定决心,要用拐杖支撑身躯,用信仰支撑人生,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。

  作为江西省唯一中学教师代表,入京参加如此高规格座谈会并非偶然。多年来,肖建生从没旷过一节课,迟过一次到,请过一天假。他一心扑在学生身上,全身投入真情实感,同时也凝结着他长期辛勤钻研,求新求变的无穷汗水、心血。

  思政课“有知”更“有味”

  思政课是塑造学生灵魂的主渠道、主阵地!思政课好不好,关键在教师!

  肖建生在思政课上是如何“圈粉”的?

  “假如你是推荐人,评选美德少年的标准是什么?去年学校评选的3名美德少年,请对比并找到自己的差距。”

  “四川木里消防队员英勇牺牲,广大网民纷纷祭奠和致敬,多地消防官兵收到祝福和礼物。你从中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爱岗敬业,舍己为人。”“我们要学会感恩!”课堂上结合的热点事件,总能让同学们有所触动,纷纷畅所欲言。

  肖老师的思政课,讲的都是大伙儿身边熟悉的人和事、有影响力的热点事件。他运用这些感召力强的真实案例,让学生们思考、分析,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。此外,国家政治制度、传统文化、党的伟大领导和新成就、当地“红古绿”三色文化等,也是他的教育素材。正是这份政治素养、家国情怀,和对国家的方针政策的反复研习,才能做到教学相长。

  作为思政课教师,肖建生累积了宝贵的“放盐”经验:“理论是盐,很重要,但是我们不能给学生直接吃盐,要把盐溶解,才能熬好思政课这碗‘心灵鸡汤’。”

  以爱感召莘莘学子

  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!

  每年,不少学生返乡后,第一件事不是回家,而是来学校看望肖建生;春节期间,都争着请肖老师去做客,家长也都把肖老师当做亲人。这一切源于肖建生把学生们当做自己的孩子,把爱奉献给了他们。

  每次期中期末考试,学生们总会在试卷上找到肖老师的“专属留言”。他说,要和课业繁忙的学生沟通,也要留给他们课余时间。

  2005年,学生康爱华因家庭贫困而准备辍学,肖建生默默资助一切费用,帮其顺利完成学业。

  2010年,临近毕业的学生刘某沉迷上网,成绩下滑,肖建生苦口婆心劝导和督促,家长十分感激。

  2011年,学生刘勇购物时与老板发生冲突,肖老师得知立即拄着拐杖急忙赶来……

  微公益成立之初,只有10余名会员,肖建生便是其中一员。此后,总有学生陆陆续续告诉他:我也加入了,或是我也做公益了……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hzjgdj.com/js/728.html

文章标题:一名思政课教师的“独立”人生